首页 大家关注正文

共享电动车行业门户网站大全【行业必备】

D哥信息网 大家关注 2020-09-26 23:28:13 4494 0

随着全国大力倡导绿色骑行和慢行系统骑行环境的持续优化,以及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,互联网租赁自行车骑行量快速回升。2020年4月份开始,日均骑行量赶超去年同期水平,截至9月21日,日均骑行量超过300万人次,其中,9月17日日骑行量达到355.9万人次,成为新的历史最高值。

共享电单车和普通单车原本是同一时期的产物,但是比起后者,共享电单车一直以低调见称。“行业里叫得出名字的共享电单车品牌也就十几家,”而喵走出行作为新兴共享电单车已经在市场上迅速崛起,占有一席地位,由此可见共享电动车出行方式确实很受欢迎!


QQ截图20200925091813.png

那么共享电动车行业都有哪些网站呢?

https://www.m3nr.com/         喵走出行平台

https://www.bilibilibox.com/    哔哩出行

https://www.yizhoulangya.com/      喵走共享

https://www.yizhoulangya.com/     仓快链出行

https://www.f556688.com/  喵走出行

https://www.3dc66.com/      66单车网

https://www.hhrooo.com/      哈哈单车网

https://www.3d959.com/      喵走电单车

https://www.528849.com/     5288目录网


“克制”圈地

相比于共享单车时期的疯狂投放,共享电单车战场的硝烟少了许多。一方面电单车的成本更高,另一方面下沉市场广阔且分散,投放空间更大。虽然玩家理性了很多,但竞争依然激烈。

“相对而言电单车行业还是比较克制,不会像单车早期阶段那样去投放。”张治东说,“别人看我们今天涨100万单,过几天又涨100万单,会觉得我们很激进。但这是我们克制了一年多换来的,疫情期间我们也积蓄了很多力量。”

青桔整体已进入150个城市,其中电单车单量虽不及单车多,但覆盖的城市更多,因为电单车市场更为下沉。

共享电单车通常的投放方式有直营、联营和加盟。联营一般是品牌方出资金,合作方负责政策应对及运营,加盟则是资金和运营都由加盟商来完成。

张治东表示,青桔以直营为主,因为后两者的管理成本通常很高,反而会拉低组织效率。他认为,大家在谈论联营和加盟时,主要要考虑到政策和资金两个问题。政策方面,滴滴在交通领域的多年积累,有助于青桔和当地政府的沟通。资金方面,由于青桔电单车主战场是二线为主的城市,投放量较大,合作方在资金、运营及安全保障方面挑战会比较大。

共享电单车被认为在县域等下沉市场是刚需。早期政策尚不明朗时,不少玩家选择在县域市场深耕,比如松果出行、小呗出行、小溜出行等。作为后来者,青桔选择优先覆盖二线为主的地级市,也包括一些新一线城市、省会及副省会城市,比如合肥、长沙、郑州、汕头等。

张治东和团队经过考察,发现中国适合投放电单车的县域大约有1300多个,但平均每个县可能也就投放100多辆车。而中国200多个地级市和省会、副省会城市加起来,比县域市场的空间大近5倍。

“青桔会根据人口结构、气候等多方面因素,考虑投放区域。”在未来,青桔要向上下层城市扩展。“在一定的市场份额下不能放弃任何一块市场。”张治东说道。

哈啰起步更早,截至今年2月,电单车已进入320个城市。哈啰出行联合创始人、执行总裁李开逐今年4月接受《中国企业家》采访时曾表示,哈啰在电单车行业大概占整个市场60%以上,第二名不及哈啰的一半。

不过褚轶群也向《中国企业家》表示,随着行业竞争加剧,哈啰“市占率波动肯定是不可避免的”。他强调哈啰注重运维效率,理性发展,与城市公交协同发展,不可能短期内大量铺车。两轮整体是一门长跑生意,并不是赢家通吃的行业。“哈啰覆盖的城市数最多,我们也会根据市场投放情况做微调,但核心理念不会变。”

褚轶群认为,电单车的主要竞争要素仍在提高运营效率,部分当地玩家在短期内能实现较好的毛利,但建立持续的、可复制的运营能力并非易事。

电单车之外,三家巨头也已延伸至换电等基础设施领域。

换电是电单车的一大痛点。通常公司会建一个仓库,集中给电池充电,然后在很少人骑车的深夜,安排运维工人进行换电。

青桔在2020年与国网电动汽车公司旗下国网什马签署战略合作协议,将围绕两轮出行能源服务展开深度合作;2019年,哈啰与宁德时代、蚂蚁金服成立合资公司,推出哈啰换电服务业务,铺设两轮基础能源网络;美团则与铁塔能源有限公司就换电进行合作,就外卖配送电动车换电服务、智慧城市建设等业务领域推进深层合作。未来,这些合资公司与电单车业务很可能会有更多协同。


不能言败之战

相比单车,电单车的盈利能力更强,在下沉市场蛰伏了不少小玩家。但随着巨头的进入,小玩家的盈利空间会逐渐受到压缩,部分玩家可能面临生存问题,或成为巨头的加盟商,部分运营好或融到钱的玩家则会进行业务扩张。

云造科技创始人、CEO邱懿武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如果不包含电池,一辆电单车的成本大约在1800元左右,电池部分可以通过融资租赁的方式,减少一次性成本,但后期运维成本也很大。

云造科技的主营业务之一是为共享电单车运营商提供SaaS服务。根据其他公开资料,一辆电单车整体制造成本在2000至3000多元,运维成本一年或需要1000多元。

高成本的同时是相对高的收益。据邱懿武介绍,电单车在县城部分代替了公交车和出租车功能,今年春天,这些电单车的客单价可达到5~6元,一天一辆车被骑4~5次,现金流很可观。按此测算,半年多时间便可回本。

邱懿武同时指出,在巨头大量铺车进入后,一开始小玩家还有一定优势,因为早期巨头的部分车辆没有满足下沉市场用户的需求。后期巨头推出了更受欢迎的车型,同时投放多,还有品牌效应,小玩家只能再去寻找更有独特优势的地区或某些限定区域,比如高校、景区周边等,与这些区域的相关管理部门谈合作。

小玩家是在巨头夹缝中艰难求生,而对巨头而言,电单车也是一场不能言败之战。

青桔单车的主要市场在一、二线城市,电单车承担了更多进入下线城市的目标。下沉市场是滴滴的下一个目标,例如花小猪打车就是滴滴进军下沉市场的一个重要项目。青桔单车目前的单量多于电单车,张治东表示两者未来可能持平。

今年4月,滴滴提出“0188计划”,目标之一是三年实现每天服务超过一亿单,青桔承担其中的4000万单。“我希望有机会能达到一半(5000万单)。”张治东说。

张治东表示,一般电单车客单价在2元多,一天骑两次以上就可与运营成本打平。青桔电单车在旺季一天能被骑5~6次。青桔2019年4月实现毛利转正,今年疫情期间营收受到影响,但目前已经恢复。

对哈啰来说,两轮业务更是安身立命之本。哈啰有先发优势,但面对美团和青桔的围剿,哈啰也“压力山大”。

“哈啰要做自己的平台,两轮是平台的基石。既是流量基石,同时也要成为这个平台长期的现金流和稳固的收入利润来源的基石。”褚轶群向《中国企业家》表示,单车和电单车承担的作用略有不同,单车在引流上的单位成本低于电单车,电单车的盈利能力更好,而两者都能实现自我造血。

今年年初哈啰在其APP首页上线了本地生活服务,褚轶群表示,哈啰还在探索两轮流量带来的潜在收益,新业务会通过骑行过程中的相关定位进行一些引流,比如营销上的联动等。

这也是美团一直在做的事。早在2019年1月,美团就宣布未来将摩拜改名美团单车,美团APP成为单车的唯一入口。如今美团正通过网约车、单车、点评和外卖等多个服务,试图将美团打造成一款超级APP。

其中,美团电单车正在加足马力。据《晚点LatePost》报道,截至2020年6月,哈啰电单车平均日单量约为400万,而滴滴和美团的日单量分别达到300万和100万。而到了7月初,美团两轮事业部宣布其电单车日订单已突破200万,相比6月涨了一倍。

当下的九、十月正是两轮出行高峰期,玩家都在争抢这一市场,补贴战也在部分地区上演。但张治东认为,相比单车,电单车更是一种刚需产品,基本不靠补贴和价格战。

可以预见的是,电单车不会像单车大战那样,重蹈在资本的裹挟下疯狂投放的覆辙。玩家与管理者都更为理性、成熟,但激烈竞争带来的擦枪走火仍会持续。


共享电单车推荐:

共享电单车行业的网站大全
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diei.com/djgz/95774.html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