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歌词大全正文

歪批三国歌曲简介

相声传统曲目。短段。1956年由刘宝瑞整理。清末,相声艺人们编演了一批“书史类”的相声,有《歪批三国》、《歪讲三字经》、《歪讲百家姓》、《歪讲四书》、《歪批聊斋》等。其中尤以《歪批三国》受演员和观众欢迎。此曲目戴少甫与于俊波、张杰尧与绪得贵、陈子贞与广阔泉等经常上演,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存有1961年侯宝林、郭启儒和刘宝瑞、郭全宝表演的两种录音。歪批三国歌词-侯宝林

歪批三国歌词完整版

歪批三国

侯宝林

甲 相声演员得有学问啊。

乙 哎,这个有学问可不敢说,也就是记问之学。

甲 据说是古今中外,什么学问都得有。

乙 那可不敢这么说。

甲 嗯?

乙 呵呵,没那么大学问。

甲 您就是位学者。

乙 咳,什么学者?马马虎虎。

甲 念过书吧?

乙 念过呀。

甲 是嘛,看得出来嘛。

乙 噢,这还看得出来?

甲 脸上有书气嘛。

乙 噢,有书气。

甲 您看我就是这样。哦。看得出来,脸上的书气很大。

乙 哦?

甲 昨天跟人下棋,一盘都没赢嘛。

乙 噢,那么输气啊!

甲 书墨之气。

乙 哎,得有书墨之气呀。

甲 对呀,我是喜欢看书。

乙 好啊,看书能够长知识。

甲 对。

乙 是吧 那您也得看是什么书,得开卷有益。

甲 是古典文学,我都喜欢研究。

乙 好啊。哎,对古典文学我也很爱好。

甲 哦,您喜欢看什么书?

乙 什么“三国”、“列国”啊……

甲 嗯。

乙 “水浒”、“聊斋”啊……

甲 嗯。

乙 “红楼”、“西厢”啊,这都看过。

甲 《红楼梦》啊!

乙 啊,《红楼梦》。

甲 喜欢看?

乙 喜欢看。

甲 知道这个故事啊?

乙 “红楼”啊,知道啊。我看得还很透彻。

甲 哦。

乙 每一章,每一回,每一个人的性格,我都有研究。

甲 哎呀,那可不简单。

乙 哈哈,哎。这部书主要嘛写的就是贾宝玉、林黛玉两个人的爱情。

甲 对。

乙 被这个王熙凤给破坏了。

甲 嗯。

乙 结果,贾宝玉和薛宝钗他们两个人结婚了。

甲 对啊。

乙 林黛玉死了,贾宝玉出家当和尚。

甲 对。

乙 这部书就这么一段故事。

甲 对。常看吗?

乙 常看。

甲 每天看吗?

乙 每天看。

甲 上班也看吗?

乙 那不看。上班哪儿能看书呀!

甲 有这种人啊。我们街坊就有这么个人,整天看书,看《红楼梦》。

乙 你瞧。

甲 什么事儿也不干。

乙 噢。

甲 别人就说他:“你怎么老看书呀?你那《红楼梦》不能搁下吗?”

乙 是啊。

甲 “干活不干了?”

乙 这话说得很对!

甲 “你还想干不想干了?”

乙 是嘛。

甲 他一赌气把书拽那儿了。

乙 嗯。

甲 “不干就不干,林黛玉一死我就不想干了!”

乙 咳,这位看成书迷了。

甲 是啊。

乙 哎。我看书就这样儿好,不入迷。

甲 不入迷。

乙 拿它就是做个研究。

甲 研究啊。

乙 啊。

甲 还研究什么?

乙 “三国”。

甲 “三国”啊?

乙 对于“三国”嘛,我很熟悉。

甲 熟读“三国”。

乙 也不敢说熟读。

甲 噢。

乙 看过几遍。

甲 看过几遍!

乙 哎,对对。

甲 那就不容易了。

乙 哈哈。

甲 都看什么批的?

乙 啊,金批、御批、毛批。

甲 毛批、金批都好。

乙 都好。

甲 这个御批不怎么样。

乙 哎,御批也不错。

甲 那就是乾隆皇上批的。

乙 是啊。

甲 他那学问不行。

乙 嗯。

甲 不值钱。

乙 怎么,这还论值钱不值钱?

甲 当然了。

乙 嗯。

甲 你到书店里去买旧书……

乙 啊。

甲 买御批“三国”,买好版的,十块钱。

乙 十块钱?

甲 就买了。

乙 十块钱,那也不算贱了。

甲 毛批的三十块。

乙 这可贵了。嗯。

甲 金批得六十块。

乙 六十?!

甲 贵了?

乙 贵了!

甲 最贵的是侯批!

乙 侯批“三国”?

甲 侯批“三国”!

乙 谁呀?

甲 侯宝林先生。

乙 噢,就是阁下呀?

甲 哎,对。

乙 哦,您批“三国”?

甲 是的。

乙 那不用说了。

甲 嗯。

乙 您批的这一部三国,要是买得一百多块吧?

甲 您再回回手儿吧。

乙 回?我这儿买呢?

甲 一百多块?

乙 那得二百块?

甲 你多说点儿。

乙 五百!

甲 你多说点儿又不上税,干吗那么胆小呀?五百块?

啊,这是文学呀,五百块你就认为了不起啦?

乙 这么说这是无价之宝?

甲 你花五千块也没地方买去,侯批“三国”。

乙 哎呀,怎么这么贵呀?

甲 没出版。

乙 你这不是废话吗?没出版你说他干什么呀!

甲 唉,珍贵就在这一点儿嘛。

乙 这还珍贵呢?

甲 这不能轻易就拿出来啊!

乙 哦?

甲 还在修。

乙 噢,还在修呢。

甲 对。

乙 好好好,嗯。

甲 “三国”,你懂不懂?

乙 懂啊。

甲 我跟你谈一个问题可以吗?

乙 可以呀。

甲 嗯。

乙 咱们彼此多研究。

甲 请教。

乙 岂敢。

甲 为什么叫“三国”?

乙 这个问题很容易解决。

甲 那你说吧。

乙 “三国”呀……

甲 嗯。

乙 魏、蜀、吴,就叫“三国”。

甲 魏。

乙 嗯。

甲 蜀。

乙 哎。

甲 吴。

乙 不错。

甲 就叫“三国”?

乙 是呀。

甲 魏,指谁呀?

乙 北魏,曹操啊!

甲 蜀呢?

乙 西蜀,刘备呀!

甲 吴?

乙 东吴,孙权。

甲 就这么“三国”?

乙 哎,“三国”。

甲 不对吧?

乙 怎么会不对呀?

甲 这本书整个儿写的什么朝代?

乙 汉朝啊。

甲 那么汉献帝不算一国吗?

乙 哦,那算一国呀!

甲 那就四国了。

乙 嗯,多出一国来了。

甲 黄祖跟任何人不联络,想独立,算不算一国?

乙 算一国呀。

甲 孟获想夺取中原,算不算一国?

乙 那也算一国呀。

甲 六国。

乙 好嘛,这就翻一番啦!

甲 不对。

乙 那么您说怎么叫“三国”?

甲 告诉你吧,这个问题很简单。

乙 哦?

甲 为什么叫“三国”呢?

乙 为什么呢?

甲 因为带“三”字儿的事情多。

乙 带……

甲 得喽,就叫“三国”吧!

乙 噢,带“三”字儿的事情多嘛,就叫“三国”?

甲 你看目录上带“三”字儿的有多少?

乙 哦?

甲 头一段“宴桃园豪杰三结义”

乙 嗯 不错。

甲 有三吧

乙 有

甲 最末一段儿。

乙 末一段是?

甲 “降孙皓三分归一统。”

乙 对呀。

甲 有“三”吧?

乙 啊,它这儿两头儿带“三”。

甲 中间还有很多呢。

乙 当中间儿?您说一说。

甲 我说不全啊。

乙 您可以大概一说。

甲 “虎牢关三英战吕布。”

乙 有啊。

甲 “陶公祖三让徐州。”

乙 有。

甲 “公子刘琦三求计。”

乙 有。

甲 “三江口周郎纵火。”

乙 有。

甲 “三江口曹操折兵。”

乙 有。

甲 “袁曹各起马步三军。”

乙 有。

甲 “三顾茅庐。”

乙 有。

甲 “三气周瑜。”

乙 有。

甲 “三擒孟获。”

乙 有。哎,这没有!没有。“七擒孟获。”

甲 是啊,它是要经过三的。

乙 好嘛!他数着来的。

甲 一二三四五六七嘛。

乙 这话对呀,那不能由打二就蹦到四上去。

甲 问题就在这里嘛。

乙 对对对。嗯,那么还有什么带“三”字儿的?

甲 “三出祁山。”

乙 哎,“六出祁山”!

甲 二三如六!

乙 他这里还带乘法呢!

甲 “三伐中原。”

乙 “九伐中原。”

甲、乙 (合)三三见九啊!

甲 你看,这么会儿学问长了吧!

乙 就这个呀?!好嘛,满带算术的。

甲 这是目录上的。

乙 是,是。

甲 我说的还不全。

乙 噢。

甲 还有的暗扣儿。

乙 暗扣儿?

甲 目录上没有的,实际上是带“三”字儿的事情。

乙 噢,那您可以说一说。

甲 啊。

乙 哪是暗扣儿?

甲 暗扣儿啊,“三不明”。

乙 “三不明”?

甲 哎,有这么三个人写得不明。

乙 都谁呀?

甲 有一个人有姓无名。

乙 有姓无名?

甲 有一个人有名无姓。

乙 啊?

甲 还有一个人无名无姓。

乙 噢,您是说这么三个人哪?

甲 哎。

乙 噢,那么,您说有姓无名这人是谁呀?

甲 就是孙策、周郎的老丈人乔国老。

乙 乔国老?

甲 嗯,姓乔,有姓没有名字。国老是官亲,国老,国舅嘛!

乙 他怎么会没有名字啊?

甲 嗯。

乙 有啊。

甲 哪儿有?

乙 他叫乔玄哪。

甲 《三国演义》上有吗?

乙 那你没听过“甘露寺”啊?

甲 戏上有?

乙 啊。

甲 那是写剧本的人给写上的名字啊!

乙 哦。

甲 《三国演义》上没有哇!

乙 嗯。

甲 写剧本,那么大一个人出来,又是那出戏的主角儿,没有名字怎么办呢?

乙 嗯。

甲 唱戏有它的程式啊。

乙 噢。

甲 出来两句引子,四句定场诗,道家门儿。

乙 嗯。

甲 他得报姓名。

乙 是啊。

甲 那么大角儿没名没姓行吗?“老夫乔玄。”

乙 嗯。

甲 “膝下无儿,所生二女,长女大乔,次女小乔。”是吧?

乙 对呀。

甲 没名行吗?

乙 啊……

甲 那怎么唱啊?“老夫,乔……”

乙 乔?!

甲 瞧什么呀?

乙 我知道瞧什么呀?

甲 还是呀,写剧本儿的人写得巧妙。

乙 哦?

甲 你看给这起的名字,乔玄。

乙 乔玄。

甲 没名嘛。

乙 嗯。

甲 愣给他添的嘛。

乙 哦。

甲 没地方查根据去。

乙 怎么?

甲 他就悬着呢。

乙 玄。呵呵。这位批的还真有理。

甲 乔玄嘛。

乙 噢,乔玄。这位是有姓无名。

甲 对呀。

乙 那有名无姓是谁呀?

甲 貂蝉呀!

乙 貂蝉?

甲 貂蝉的名字叫貂蝉,姓什么?

乙 姓貂啊。哎,姓貂名蝉字丫环。

甲 这人怎么这么糊涂啊!有人叫丫环的吗?啊?

乙 啊。

甲 姓啊,貂蝉是一种饰物。

乙 噢,饰物。

甲 她的名字叫貂蝉,实际上她姓任叫任宏昌,山西邑州人,任昂之女,《三国演义》上没有。

乙 那么您哪儿查出来的?

甲 元曲上有。

乙 元曲上?

甲 当然啦,你怎么看书光看一本儿,那哪儿行呀?我这书看得太多了,所以才知道。

乙 还得看。

甲 这一肚子全是书!

乙 这玩意儿。

甲 我走道儿都不敢低头啊!

乙 怎么?

甲 怕它掉出来。

乙 没听说过!啊,那么您说这个无名无姓的是谁呀?

甲 无名无姓的这么一个人。

乙 小兵卒。

甲 小兵卒?

乙 那无名无姓嘛。

甲 目录上有他呀!

乙 上正传?

甲 啊。

乙 谁呀?

甲 督邮。

乙 督邮?

甲 “张翼德怒鞭督邮”,有这么一段没有?

乙 有啊。

甲 督邮是官衔儿。

乙 噢。

甲 他姓什么?姓督叫邮?

乙 不是吧?

甲 是吧。

乙 是无名无姓。

甲 “张翼德怒鞭督邮。”

乙 哦。

甲 督邮是官衔儿。

乙 官衔儿。

甲 他姓什么叫什么呢?

乙 嗯。

甲 谁也不知道。

乙 哦。

甲 糊里糊涂让张飞给揍一顿。

乙 这顿揍挨得都窝心。

甲 挨完揍以后呢?后边儿就没他的事儿了。

乙 满不谈了。

甲 这个人物出来就为挨揍的。

乙 好嘛。哦,对对对,这就叫“三不明”啊!

甲 哎。

乙 那么还有什么带“三”字的?

甲 三妻。

乙 噢,三七二十一,嗯,二三如六,三三见九,三七二十……

甲 这个是呀夫妻的那个妻。

乙 夫妻的妻?

甲 哎。三个人对妻子的待遇不同。

乙 哦。

甲 处理方法不同。

乙 噢,这叫“三妻”?

甲 有故事。

乙 那么您可以谈一谈。

甲 “刘备撇妻。”

乙 噢。

甲 “吕布恋妻”,“刘安杀妻”。

乙 噢,这么三妻呀!

甲 嗯。

乙 “刘备撇妻”?

甲 刘备这个人哪,拿老婆不当回事儿。

乙 是啊。

甲 哎。刘备说嘛:“弟兄如手足。”

乙 嗯。

甲 就是说他跟张飞、关羽……

乙 嗯。

甲 感情就那么密切。

乙 嗯。

甲 “妻子如衣服。”

乙 你瞧。

甲 老婆算不了什么。

乙 嗯。

甲 跟衣服一样,穿破了再换一件新的。

乙 就这么轻视女性。

甲 这是为了笼络人心。

乙 噢。

甲 为了让关、张为他打天下去卖命。

乙 嗯。

甲 所以,他一失败就一个人跑了。

乙 就跑了。

甲 老婆不管了。

乙 啊,交给谁了?

甲 没准儿。谁在跟前交给谁。

乙 是啊。

甲 哎。

乙 这人还很大方。

甲 刘备三次撇妻。

乙 噢,三次哪?!

甲 第一次吕布打小沛。

乙 嗯?

甲 他跑了。

乙 是啊。

甲 他的老婆糜竺那儿呆着。

乙 哦,糜竺。

甲 跟吕布说了好多的好话,这算完了。

乙 嗯。

甲 第一次撇妻。

乙 第二次呢?

甲 徐州失散。

乙 噢,徐州失散。

甲 曹兵来打。

乙 嗯。

甲 他们三个不在一起。

乙 是啊。

甲 关公在下邳。

乙 不错呀。

甲 徐州西南十二里地。

乙 哎 在那地方。

甲 见到报,赶紧收拾行囊,带着二家皇嫂赶紧够奔徐州。

乙 是。

甲 弟兄会合以后……

乙 嗯。

甲 兵力就强一点儿。

乙 对呀。

甲 谁想走到半道儿……

乙 嗯。

甲 徐州火起,失守了。

乙 徐州丢了。

甲 这阵儿……

乙 嗯。

甲 刘备呀,说句文话。

乙 啊,怎么讲?

甲 颠儿了!

乙 哈哈,这叫文话啊?他又跑了。

甲 跑了。关云长保这二家皇嫂且战且走。

乙 是的。

甲 曹兵围拢上来,

乙 哎呀。

甲 困在土山之上。

乙 困住了。

甲 要按照关云长那个脾气呀……

乙 他脾气不好。

甲 脾气不好。

乙 哎。

甲 胯下马掌中刀,你死我活。

乙 决一死战。

甲 以死相拼。

乙 是了。

甲 怎奈有二家皇嫂。

乙 嗯。

甲 我去打仗,倘若皇嫂被曹兵掳去,

乙 哦?

甲 我怎么对得起大哥呢?

乙 你瞧瞧。

甲 正在无可奈何之际……

乙 嗯。

甲 来了一个朋友。

乙 谁来了?

甲 张文远。

乙 噢。

甲 刚从乌龙院那儿来。

乙 哎。

甲 他跟关公……

乙 我说您等会儿,您等会儿,谁打乌龙院来?

甲 张文远。

乙 噢,就是宋江那个徒弟呀?

甲 对。

乙 还对呢!什么呀?那个张文远是宋朝的,这关羽是汉朝的,这不是一个朝代的事情啊!

甲 咳,你想他那个脾气还管什么朝代?!

乙 不像话,那也不能搁一块儿说呀!

甲 噢,这是我说的。

乙 可不是你说的嘛!

甲 张辽,张文远。

乙 嗯。

甲 约三事。

乙 土屯约三事。

甲 被困曹营。

乙 不错。

甲 后来知道大哥的下落。

乙 哎。

甲 挂印封金。

乙 嗯。

甲 千里走单骑,过五关斩六将。

乙 哎。

甲 古城相会。

乙 寻兄送嫂。

甲 弟兄团圆。

乙 不错。

甲 这是刘备的第二次撇妻。

乙 那么第三次呢?

甲 弃新野,走樊城,兵败当阳长板桥。

乙 噢。

甲 曹兵追到。

乙 嗯。

甲 他又跑了。

乙 又跑了?

甲 张飞保着他,过河到树林里藏着去了。

乙 嗯。

甲 赵云保着家眷。

乙 是啊。

甲 在长板城是七进七出。

乙 哎。

甲 救出阿斗。

乙 嗯。

甲 到树林之间见到刘备:“主公受惊乃云之罪也。”

乙 瞧瞧,嗯。

甲 “幸喜小主人无恙。”

乙 多不容易呀!

甲 他就那么一个孩子呀!

乙 是呀。

甲 当时要是死了,刘备就完了。

乙 那就绝后了。

甲 那就没儿子了。他应该怎么感谢人家呢?

乙 当然感谢赵云哪。

甲 不,在这个地方啊,刘备表现出他比曹操还奸诈。

乙 刘备?

甲 民间有这么一句话。

乙 说什么?

甲 “刘备摔孩子,邀买人心。”就在这个地方。

乙 啊,怎么回事儿?

甲 他没跟赵云说什么……

乙 哦?

甲 继续笼络人心。

乙 噢。

甲 拿着孩子:“小冤家,为你险些丧我一员大将,要你做甚?!”啪——

乙 这一下子孩子就得捧坏了。

甲 没摔着。

乙 啊?没摔着?

甲 嗯。

乙 抱起来愣往地下扔能没摔着?

甲 咱们要是抱着孩子往地下一扔就摔死了。

乙 他这一扔,那孩子也够呛的。

甲 刘备摔不着。

乙 怎么会摔不着?

甲 他跟咱们长的不一样啊。

乙 这碍着模样什么事了?

甲 龙眉凤目,两耳垂肩。

乙 噢。

甲 双手过膝。

乙 哦。

甲 俩手过髁膝盖儿。 他胳膊长啊。

乙 啊!

甲 他拿着,这儿一哈腰,吧唧,搁那儿了!

乙 哎哟。

甲 这孩子到地下还没转过身儿呢,又回来了。

乙 这是怎么个意思呢?

甲 就为让赵云看。

乙 哎。

甲 我连自己的孩子都不疼,我为了你,你还不给我卖命去吗?

乙 对。

甲 不是有心把孩子摔死。

乙 嗯。

甲 真要是那样儿,你干吗摔呢?

乙 嗯。

甲 攥着腿儿往树上一抡,啪!

乙 那还不死?

甲 就说他这个人。

乙 对,这人是不怎么样。

甲 “刘备撇妻。”

乙 还有什么“吕布恋妻?”

甲 “吕布恋妻。”

乙 啊。

甲 吕布这个人没成事儿,主要这个人卑鄙。

乙 吕布?

甲 见有势力的就认干老儿,就认干爹,老找靠山。

乙 他的干爹倒是不少哇。

甲 啊,丁建阳的干儿子。

乙 是嘛。

甲 董卓的干儿子。

乙 不错的。

甲 后来被曹操逮住了。

乙 是啊。

甲 那意思又要拜曹操为干老。

乙 是啊。

甲 让刘备说了一句话。

乙 嗯。

甲 “你可知丁建阳、董卓之故耳?”

乙 就这一句话。

甲 就把吕布杀了。

乙 给宰了。

甲 那吕布的武艺好家伙啊!

乙 好啊。

甲 “人中吕布,马中赤兔”嘛!

乙 是吗?

甲 武艺好哇!

乙 嗯。

甲 骑的马也好哇。

乙 赤兔马。

甲 赤兔马原来就是他骑的。

乙 对。

甲 丁建阳送给他的嘛。

乙 不错。

甲 手中方天画戟。

乙 啊。

甲 在万马军中取上将首级,如探囊取物一般。

乙 就这么勇。

甲 为什么失败了呢?

乙 为什么哪?

甲 把身体搞坏了。

乙 是吗?

甲 因为王允献“连环”,把他和董卓的矛盾构成了。

乙 对。

甲 后来吕布刺死了董卓,抢走了貂蝉。

乙 哎。

甲 这个应该说好了,满足了。

乙 他称心了。

甲 好好搞事业吧。

乙 啊。

甲 不。整天和貂蝉俩人一块儿喝酒。

乙 你看看。

甲 喝的都是烈性酒。

乙 哎呀,饮酒作乐。

甲 把身体喝坏了。

乙 哎。

甲 老喝白兰地呀!

乙 嗯。

甲 威士忌啊!

乙 我说您等等,那个年月就有白兰地吗?

甲 那是老白兰地了。

乙 老的了?

甲 汉朝时候没哇?

乙 没有。

甲 你甭管那个。

乙 哎。

甲 反正是每天饮酒取乐儿。

乙 那就坏了嘛。

甲 所以身体搞坏了,白门楼被斩。

乙 被斩了。

甲 “吕布恋妻。”

乙 还有什么“刘安杀妻。”

甲 “刘安杀妻。”

乙 这是怎么段儿故事呀?

甲 这是一部书里最卑鄙的人物:猎户刘安。

乙 哦,就刘安?

甲 哎,为了刘备。

乙 是。

甲 把他老婆杀了。

乙 哎哟。

甲 给刘备做菜吃了!

乙 做菜了?

甲 哎。

乙 大吃人肉?

甲 就因为吕布打小沛。

乙 嗯。

甲 刘备跑了,不敢走大路,穿小道而行。

乙 噢,抄小路。

甲 没有吃的啊。

乙 嗯。

甲 遇到人就跟人求,给点儿吃的。

乙 你瞧还要过饭。

甲 一日走到山村,天色将晚,上不着村不下着店儿,走着害怕了。

乙 是啊。

甲 这要出来猛兽就给吃了。

乙 了不得啦!

甲 往前走。

乙 哎。

甲 隐隐闪着灯光。

乙 哦。

甲 再往前走,里边有人弹剑作歌。

乙 弹剑作歌?

甲 嗯。

乙 干吗?

甲 弹着宝剑唱歌。

乙 唱歌干吗弹宝剑哪?应当使乐器啊。

甲 那年头儿我不知道有什么乐器呀!

乙 噢。

甲 书上也没那么写,咱们敢胡说吗?

乙 没有乐器?

甲 那好嘛。

乙 弹宝剑。

甲 就弹宝剑。“噹噹”的那声。

乙 噢。

甲 哎,弹剑作歌。

乙 唱什么歌儿?

甲 汉代的古歌啊!

乙 汉代的古歌啊?

甲 听过吗?

乙 没听过,谁会呀?

甲 我会。

乙 你会呀?

甲 你看。

乙 汉代的古歌。

甲 不但是文学家,还是考古家。

乙 这位还真了不起。您会唱?您给唱两句我们听听。

甲 我也不敢肯定啊。

乙 啊。

甲 我也不敢百分之百说就是汉代的古歌。据我的发现可能有关系。

乙 噢。

甲 我也不知哪位是音乐家,我这儿唱,也可以用简谱儿把它谱下来。

乙 你瞧那您就不必客气了,唱一唱,弹弹宝剑。

甲 这不响嘛。

乙 这扇子哪儿能响呀!

甲 我拿嘴代表那剑声音。

乙 代替剑的声音。

甲 汉代的古歌,注意听啊:“春天里来百花香,啷里咯啷里咯,啷里咯啷,

和暖的太阳在天空照,照到了我的破衣裳,啷里咯啷……”

乙 行了行了。这是刘安唱的呀?

甲 这是赵丹唱的。

乙 这是汉朝的古歌呀?

甲 我那么想这个啷里咯啷啊。

乙 哦。

甲 可能是那宝剑声。

乙 没听说过!您这可胡来。

甲 刘备上前叫门。

乙 哎。

甲 说:“开门哪,我是一个孤行的客人,走在此处,上不着村,下不着店。”

乙 嗯。

甲 “在此处打搅一宿,明日早行。”

乙 噢。

甲 里边儿的人放下了剑。

乙 嗯。

甲 出来开门。

乙 嗯。

甲 让进去。

乙 嗯。

甲 两间草房,一棵小树。

乙 嗯。

甲 把马拴在树上。

乙 哎。

甲 让到屋里。

乙 嗯。

甲 两个人一通名姓,全姓刘。

乙 当家子。

甲 不是一家人。

乙 哎,同姓不同宗。

甲 刘备这么一吹:“我乃中山靖王之后,汉景帝玄孙。”

乙 嗯。

甲 “大汉皇叔。”

乙 瞧瞧。

甲 刘安一看,哎呀!

乙 怎么了?

甲 贵客临门啊!大汉皇叔啊!

乙 是啊。

甲 他比皇上还大?

乙 嗯。

甲 置酒款待。

乙 哎哟。

甲 家里的野味都吃光了。

乙 怎么,没菜?

甲 哎,就把他的老婆杀了。

乙 哦。

甲 给刘备做菜了。

乙 当酒菜儿了。

甲 你说这人多卑鄙!

乙 哎,真是太惨了。

甲 刘备跑了一天,饿了。

乙 嗯。

甲 吃了一顿。

乙 嗯。

甲 休息了一夜,第二天早晨告辞离去。解缰绳,拉马。

乙 嗯。

甲 一看,屋里有个死人。

乙 嗯。

甲 刘备是大吃一惊。

乙 是。

甲 好一似凉水浇头,怀里抱着冰。

乙 这是刘备啊?

甲 这是杜十娘。

乙 他这里全有。

甲 “什么人?”

乙 嗯。

甲 “小的贱内?”“被何人所杀?”“被小的所杀。”“为什么杀她?”“昨天主公驾到。”

乙 嗯。

甲 “寒舍无菜,杀妻奉君。”

乙 你看这个卑鄙劲儿!

甲 刘备很难过,说:“你待我太好了,我若得帝,必不忘你。”

乙 瞧瞧。

甲 拉马够奔他乡而去。

乙 噢,走了。

甲 在半路上,

乙 嗯。

甲 遇到了曹操。

乙 嗯。

甲 把这个事情告诉了曹操。

乙 哦。

甲 曹操派人赠与千金。

乙 给谁呀?

甲 给刘安。

乙 千金?

甲 一千两金子。

乙 哎呀。

甲 刘安这小子就这么样发的财。

乙 陡然而富啊!

甲 一千两金子。

乙 啊。

甲 买房子,置地,吃好的,喝好的,穿好的。

乙 那还用说呀。

甲 物质享受那是太好了。

乙 当然喽。

甲 精神生活太枯燥了。

乙 怎么?

甲 街坊邻居都不理他。

乙 嗯。

甲 打了半辈子光棍儿。

乙 哎,有钱了可以再娶一房啊。

甲 谁家有姑娘也不给他呀!

乙 怎么?

甲 怕他来朋友,没菜,再给宰了。

乙 又吃啦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diei.com/geci/99921.html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