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诗词歌曲正文

写鲁智深出家的诗词 鲁智深死后那首诗是什么意思啊

《水浒传》原著赞诗

1、

禅林辞去入禅林,知己相逢义断金。且把威风惊贼胆,谩将妙理悦禅心。

绰名久唤花和尚,道号亲名鲁智深。俗愿了时终证果,眼前争奈没知音。

翻译:不当和尚到头来还是和尚,为了知己讲义气。威风惊呆了贼人,但也有一颗念佛的心。外号叫做花和尚,亲近的人叫鲁智深。夙愿结束以后成了正果,但是没有了知己。

2、

自从落发闹禅林,万里曾将壮士寻。臂负千斤扛鼎力,天生一片杀人心。

欺佛祖,喝观音,戒刀禅杖冷森森。不看经卷花和尚,酒肉沙门鲁智深。

翻译:自从当了和尚大闹寺庙,就到处寻找壮士。有扛起千斤的力气,天生有一颗杀人的心。

欺骗佛祖,骂观音,刀子和戒尺都是冷的。不看经书的花和尚,喝酒吃肉的鲁智深。

写鲁智深出家的诗词 鲁智深死后那首诗是什么意思啊 诗词歌曲 第1张

扩展资料:

醉闹五台山:

醉闹五台山鲁智深从不打坐参禅,每夜都是鼾睡如雷,起夜之时甚至在佛殿后撒尿撒屎。全寺上下非常不满,但智真长老却不闻不问。

后来,鲁智深两次破戒饮酒,与寺中职事僧人发生了剧烈冲突。 鲁智深在山上待了将近半年,久静思动下山散心,在半山亭碰到一个卖酒小贩。他买酒被拒,便踢倒酒贩,抢酒来喝。看守山门的和尚遵照寺规,不许醉酒的鲁智深入寺。

鲁智深便借着酒劲,直接打进山门,一路打到藏殿。监寺召集寺中火工、杂工等二三十人,要教训鲁智深,却被他打得狼狈逃窜。但智真长老最终对鲁智深只是稍加训诫。一众职事僧皆有怨言,认为长老纵容包庇鲁智深。

鲁智深又待了三四个月,再次下山,到山下酒馆买酒喝。他回山途中酒劲发作,练起拳脚,竟将半山亭撞坍半边。

守门和尚关闭山门,不许鲁智深入寺。鲁智深先是打坏门外的两尊泥塑金刚,打进山门后又大闹禅堂,引发“卷堂大散”。

一众职事僧请求智真长老出面不果,便绕开智真长老,聚集寺中杂工、仆役二百余人,要教训鲁智深。鲁智深“指东打西,指南打北”,一直打到法堂下,最终是智真长老出面方才将其喝止住。至此,鲁智深再也无法在五台山安身,只得离开。

绰号考究:

“和尚”是梵文Upadhyaya在古西域语中的不确切音译,在印度是对博士、亲教师的通称,而在中国则常用来称呼佛教的僧侣。

佛教认为人的生老病死都是痛苦的,为了摆脱痛苦,必须清心寡欲,所以,处世哲学主张调和一切。“和”就是忍耐、服从,是僧侣所崇尚的。以“和”为“尚”,故称僧侣为“和尚”。

“花和尚”是鲁智深出家后的绰号,但他出家前的绰号在小说《水浒传》中并未明确提及。

小说《水浒传》中,鲁达打死郑屠前,曾指着他骂道:“洒家始投老种经略相公,做到关西五路廉访使,也不枉了叫做‘镇关西’。”有研究者据此认为,鲁智深出家前的绰号便叫“镇关西”,出家后才改称“花和尚”。

参考资料来源:百度百科-鲁智深

水浒传前六回鲁智深的外貌描写

第三回:头裹芝麻罗万字顶头巾,脑后两个太原府纽丝金环,上穿一领鹦哥绿纻丝战袍,腰系一条文武双股鸦青绦,足穿一双鹰爪皮四缝干黄靴。生得面圆耳大,鼻直口方,

腮边一部貉臊胡须。身长八尺。腰阔十围。(出家前)

第五回:

皂直裰背穿双袖,青圆绦斜绾双头。鞘内戒刀,藏春冰三尺;肩头禅杖,横铁蟒一条。鹭鹚腿紧系脚絣,蜘蛛肚牢拴衣钵。嘴缝边攒千条断头铁线,胸脯上露一带盖胆寒毛。生成食肉餐鱼脸,不是看经念佛人。(出家后)

求水浒传里对鲁智深的外貌描写

书中外貌描写:

出家前:只见一个大汉大踏步竟入来,走进茶坊里。史进看他时,是个军官模样。但见头裹芝麻罗万字顶头巾,脑后两个太原府纽丝金环,上穿一领鹦哥绿纻丝战袍,腰系一条文武双股鸦青绦,足穿一双鹰爪皮四缝干黄靴。生得面圆耳大,鼻直口方,腮边一部落腮胡须。身长八尺,腰阔十围。

出家后:过往人看了,果然是个莽和尚。但见皂直裰背穿双袖,青圆绦斜绾双头。戒刀灿三尺春冰,深藏鞘内;禅杖挥一条玉蟒,横在肩头。鹭鸶腿紧系脚絣,蜘蛛肚牢拴衣钵。嘴缝边攒千条断头铁线,胸脯上露一带盖胆寒毛。生成食肉餐鱼脸,不是看经念佛人。只见一个胖大和尚,脱的赤条条的,背上刺着花绣,坐在松树根头乘凉。

写鲁智深出家的诗词 鲁智深死后那首诗是什么意思啊 诗词歌曲 第2张

扩展资料:

形象出处

宋元时期的《大宋宣和遗事》中,鲁智深已是宋江部下三十六员头领之一。同时期龚开的《宋江三十六人赞》中,鲁智深亦在其中,赞言为:“有飞飞儿,出家尤好。与尔同袍,佛也被恼。”

绰号:花和尚

性格特点:嫉恶如仇、侠肝义胆、粗中有细、勇而有谋、豁达明理

主要事迹:拳打镇关西、倒拔垂杨柳、大闹野猪林

人物简介:本名鲁达,因为他关西人,又有镇关西的外号,梁山泊第十三位好汉,十步军头领第一名。因见郑屠欺侮金翠莲父女,三拳打死了镇关西。被官府追捕,逃到五台山削发为僧,改名鲁智深。

鲁智深忍受不住佛门清规,醉打山门,毁坏金身,被长老派往东京相国寺,看守菜园,因将偷菜的泼皮踢进了粪池,倒拔垂杨柳,威名远播。鲁智深在野猪林救了林冲,高俅派人捉拿鲁智深鲁智深在二龙山落草。后投奔水泊梁山,做了步兵头领。宋江攻打方腊,鲁智深一杖打翻了方腊。后在杭州六合寺圆寂而死。

参考资料:百度百科-鲁智深

鲁智深死前诗

临死前的诗:平生不修善果,只爱杀人放火。忽地顿开金绳,这里扯断玉锁。咦!钱塘江上潮信来,今日方知我是我。

意思是:平时不做好事,只喜欢杀人放火,然而到了时机地点,忽然参悟,潜心修炼,钱塘江潮信到来的时候,才知道我是我。

故事详情:

接受朝廷招安后,他跟随宋江南征北战立功无数,特别是在围剿方腊的战斗中,先擒拿方的大将夏候成,接着活捉方腊立下首功。宋江劝他还俗做官,被他拒绝,而且说了句极有寓意的话:“洒家心已成灰,不愿做官,只图寻个净了去处,安身立命足矣。”

见他如此消沉又劝他主持名山大寺,鲁智深还是拒绝:“都不要,要多也无用,只图个囫囵尸首,便是强了。”这几句话好像他有所感,料到以后的结局。

路过五台山便随宋江一道来拜见师傅,师傅开口说了句“徒弟一去数年,杀人放火不易。”弄得两人尴尬不已,临别又赠言语:“逢夏而擒,遇腊而执,听潮而圆,见信而寂。”

也许是杀人太多良心难安,也可能受师指点而看破红尘,不久就到杭州的六和寺再度出家。一天夜里突闻战鼓大响,以为有什么紧急情况,摸了禅杖大喊着跳出来,吓得寺庙众僧不知所措,结果是虚惊一场,原来是钱塘江潮水响声。

鲁智深是关西人不知浙江潮信,闻听后拍掌大笑:“俺师傅智真长老,曾嘱咐与我四句偈言:逢夏而擒,我在万松林捉了夏候成;遇腊而执,我生擒了方腊;今日应了潮信,俺想既逢潮信合当圆寂。”

又问众僧“圆寂”是什么?当得知圆寂就是死时,便笑道:“既然死叫着圆寂,洒家今已必当圆寂,烦与俺烧桶热水,洒家要沐浴。”洗好后安排人去告诉宋江,自己就打坐在椅子上,说了人生最后一句话:“今日方知我是我。”真的圆寂了。

写鲁智深出家的诗词 鲁智深死后那首诗是什么意思啊 诗词歌曲 第3张

扩展资料

鲁智深圆寂:

鲁智深虽为佛门中人,可怜的是不知圆寂为何意,智真长老赠他的偈语,感觉生性拗口,这也和他率真而为的个性相关,也就没有理会,只是记在心里,不曾理解。

就在他死前的一晚,就请教过六和寺中的小和尚,圆寂究竟是为何意,小和尚答:“佛陀之死为收迷界之化用,而入悟界,既已圆满诸德,寂灭诸恶,故称圆寂,民间说法就是僧尼之死。”

到此是鲁智深他理解的“果”,那什么又是“因”呢。听潮而圆,见信而寂。潮信,圆寂。

也许就是他听到的那如战鼓声声的钱塘江潮信吧。同样是请教六合寺的小和尚,他只知这江上之潮更,唤作江潮,却是不知为何唤作潮信。

小和尚答:“这潮信分日夜两番准时到来,从未提前或延后,今天正好是八月十五日,这潮头应于三更子时到来,果不其然,这潮头准时准刻到来,因从不失信,谓之潮信。”

早前他拜访智真长老(他师傅),求问前程,智真长老曾说:“逢夏而擒,遇腊而执。听潮而圆,见信而寂。”说他现下虽然凶顽,日后正果非凡。

修佛的人有一招很厉害,顿悟,无论你修行多久,没那种悟性,始终都是参不透。死对于鲁智深来讲,也许就是一种解脱。

参考资料:百度百科-鲁智深

水浒传中描写鲁智深的段落?急~!急!(原文)

鲁提辖拳打镇关西

故事出自《水浒传》第三回,原文如下:

三人来到潘家酒楼上,拣个齐楚阁儿里坐下。提辖坐了主位,李忠对席,史进下首坐了。酒保唱了喏,认得是鲁提辖,便道:“提辖官人,打多少酒?”鲁达说:“先打四角酒来。”一面铺下菜蔬果品按酒,又问道:“官人,吃甚下饭?”鲁达道:“问甚么!但有,只顾卖来,一发算钱还你!这厮,只顾来聒噪!”酒保下去,随即烫酒上来,但是下口肉食,只顾将来摆一桌子。

三个酒至数杯,正说些闲话,较量些枪法,说得入港,只听得隔壁阁子里有人哽哽咽咽啼哭。鲁达焦躁,便把碟儿盏儿都丢在楼板上。酒保听得,慌忙上来看时,见鲁提辖气愤愤地。酒保抄手道:“官人要甚东西,分付卖来。”

鲁达道:“洒家要甚么!你也须认得洒家!却恁地教甚么人在间壁吱吱的哭,搅俺弟兄们吃酒?洒家须不曾少了你酒钱!”酒保道:“官人息怒。小人怎敢教人啼哭,打搅官人吃酒?这个哭的是绰酒座儿唱的父女两人,不知官人们在此吃酒,一时间自苦了啼哭。”

鲁蒂说:“但是责备!你和我打电话给他。” 酒保打来电话。 不久之后,我看到只有两个到来的人:一个十八岁或十九岁的女人,一个50岁的老人在她身后,手里拿着一串扣子,来到前面。 看看那个女人,虽然没有很漂亮的样子,但也有些动人的颜色,擦干眼泪,挺身而出深入的三条路。 老人也见了面。

路达问道:“你们两个人在哪儿?你们为什么哭?” 这位女士说:“官员不知道,奴隶们警告说。奴隶来自东京,因为他们和父母一起来到赣州,不想搬家。南京去了。母亲在客店里因病去世了。 两个女的父亲都过着这样的生活。有一个名叫“郑观熙”的富翁郑大观,因为奴隶,他们强大的媒体努力,奴隶嘿嘿。谁想写三千份文件,真钱,和 奴隶家庭。

不到三个月后,他的祖母非常善良,以至于他会冲出奴隶,无法聚在一起。 商店的老板正在追逐原始剧本三千美元。 他的父亲很虚弱,他无法与他争辩。 他有钱有势。 我一开始没有文字,但现在我要钱给他还钱? 没什么可做的,我父亲从小就教过年轻的奴隶,来到这里赶上餐厅的座位,但每天都得到钱,会还给他,让一些十几岁的父亲纠缠不清。 为期两天的饮酒者很少,他们违反了他的限额,担心他来讨论时会为他感到羞耻。 女性父亲记得这种痛苦,无处可告,所以他们哭了。 我不想误解这位官员,我希望原谅我的罪恶并高举我的双手! ”

鲁蒂接着问道:“你的姓是什么?在那家店里?关西镇大官镇住在那里?” 老人回答说:“这个姓金的老人,排名第二。贝贝小子翠莲。郑大观是庄园大桥下卖肉的郑图,和一号镇关西。老人和老爸 只在东门李家客店的前门。“

卢达听了:“嘿!我知道郑大观,但正是郑图杀了猪!这个腌制而且草率的人才,被委以小物种,是一个公牛店,但它是一个欺负者。 人!” 回想李忠和史金道:“你们两个在这儿,等着家人杀死蟑螂!” 石进,李忠抱抱并建议道:“哥哥很生气,明天会生气。” 两次三次五次说服他活下去。

鲁达又道:“老儿,你来!洒家与你些盘缠,明日便回东京去,怎么样?”父女两个告道:“若能回乡去时,便是重生父母,再长爷娘。只是店主人家如何肯放?郑大官人须着落他要钱。”鲁提辖道:“这个不妨事,俺自有道理。”便去身边摸出五两来银子,放在桌上,看着史进道:“洒家今日不曾多带得些出来;你有银子,借些与俺,洒家明日便送还你。”

史进道:“直甚么,要哥哥还!”去包裹里取出一锭十两银子放在桌上。鲁达看着李忠道:“你也借些出来与洒家。”李忠去身边摸出二两来银子。鲁提辖看了见少,便道:“也是个不爽利的人!”鲁达只把这十五两银子与了金老,分付道:“你父女两个将去做盘缠,一面收拾行李。俺明日清早来发付你两个起身,看那个店主人敢留你!”金老并女儿拜谢去了。鲁达把这二两银子丢还了李忠。

三人再吃了两角酒,下楼来叫道:“主人家,酒钱洒家明日送来还你。”主人家连声应道:“提辖只顾自去,但吃不妨,只怕是提辖不来赊。”三个人出了潘家酒肆,到街上分手。史进、李忠各自投客店去了。

只说鲁提辖回到经略府前下处,到房里,晚饭也不吃,气愤愤地睡了。主人家又不敢问他。再说金老得了这一十五两银子,回到店中,安顿了女儿,先去城外远处觅下一辆车儿,回来收拾了行李,还了房宿钱,算清了柴米钱,只等来日天明。当夜无事。

次早五更起来,父女两个先打火做饭,吃罢,收拾了。天色微明,只见鲁提辖大踏步走入店里来,高声叫道:“店小二,那里是金老歇处?”小二道:“金公,鲁提辖在此寻你。”金公开了房门道:“提辖官人,里面请坐。”鲁达道:“坐什么!你去便去,等什么!”金老引了女儿,挑了担儿,作谢提辖,便待出门。

店小二拦住道:“金公,那里去?”鲁达问道:“他少你房钱?”小二道:“小人房钱,昨夜都算还了;须欠郑大官人典身钱,着落在小人身上看管他哩。”鲁提辖道:“郑屠的钱,洒家自还他,你放这老儿还乡去!”那店小二那里肯放。鲁达大怒,揸开五指,去那小二脸上只一掌,打得那店小二口中吐血;再复一拳,打落两个当门牙齿。小二爬将起来,一道烟跑向店里去躲了。店主人那里敢出来拦他。金老父女两个忙忙离了店中,出城自去寻昨日觅下的车儿去了。

且说鲁达寻思,恐怕店小二赶去拦截他,且向店里掇条凳子,坐了两个时辰。约莫金公去得远了,方才起身,迳到状元桥来。、

且说郑屠开着两间门面,两副肉案,悬挂着三五片猪肉。郑屠正在门前柜身内坐定,看那十来个刀手卖肉。鲁达走到门前,叫声“郑屠!”郑屠看时,见是鲁提辖,慌忙出柜身来唱喏道:“提辖恕罪!”便叫副手掇条凳子来,“提辖请坐。”

鲁达坐下道:“奉着经略相公钧旨:要十斤精肉,切作臊子,不要见半点肥的在上面。”郑屠道:“使得,——你们快选好的切十斤去。”鲁提辖道:“不要那等腌臜厮们动手,你自与我切。”郑屠道:“说得是,小人自切便了。”自去肉案上拣了十斤精肉,细细切做臊子。那店小二把手帕包了头,正来郑屠报说金老之事,却见鲁提辖坐在肉案门边,不敢扰来,只得远远的立住,在房檐下望。

这郑屠整整的自切了半个时辰,用荷叶包了道:“提辖,叫人送去?”鲁达道:“送甚么!且住,再要十斤都是肥的,不要见些精的在上面,也要切做臊子。”郑屠道:“却才精的,怕府里要裹馄饨,肥的臊子何用?”鲁达睁着眼道:“相公钧旨分付洒家,谁敢问他?”郑屠道:“是合用的东西,小人切便了。”又选了十斤实膘的肥肉,也细细的切做臊子,把荷叶包了。整弄了一早辰,却得饭罢时候。那店小二那里敢过来,连那正要买肉的主顾也不敢拢来。

郑屠道:“着人与提辖拿了,送将府里去?”鲁达道:“再要十斤寸金软骨,也要细细地剁做臊子,不要见些肉在上面。”郑屠笑道:“却不是特地来消遣我?”鲁达听得,跳起身来,拿着那两包臊子在手,睁着眼,看着郑屠道:“洒家特地要消遣你!”把两包臊子劈面打将去,却似下了一阵的“肉雨”。郑屠大怒,两条忿气从脚底下直冲到顶门,心头那一把无明火腾腾的按捺不住,从肉案上抢了一把剔骨尖刀,托地跳将下来。鲁提辖早拔步在当街上。

众邻居并十来个火家,那个敢向前来劝。两边过路的人都立住了脚,和那店小二也惊得呆了。郑屠右手拿刀,左手便要来揪鲁达;被这鲁提辖就势按住左手,赶将入去,望小腹上只一脚,腾地踢倒在当街上。

鲁达再入一步,踏住胸脯,提起那醋钵儿大小拳头,看着这郑屠道:“洒家始投老种经略相公,做到关西五路廉访使,也不枉了叫做‘镇关西’!你是个卖肉的操刀屠户,狗一般的人,也叫做‘镇关西’!你如何强骗了金翠莲?”扑的只一拳,正打在鼻子上,打得鲜血迸流,鼻子歪在半边,却便似开了个油酱铺,咸的、酸的、辣的一发都滚出来。

郑屠挣不起来,那把尖刀也丢在一边,口里只叫:“打得好!”鲁达骂道:“直娘贼!还敢应口!”提起拳头来就眼眶际眉梢只一拳,打得眼棱缝裂,乌珠迸出,也似开了个彩帛铺,红的、黑的、紫的都绽将出来。两边看的人惧怕鲁提辖,谁敢向前来劝。郑屠当不过,讨饶。鲁达喝道:“咄!你是个破落户!若只和俺硬到底,洒家倒饶了你!

你如今对俺讨饶,洒家偏不饶你!”又只一拳,太阳上正着,却似做了一个全堂水陆的道场,磬儿、钹儿、铙儿一齐响。鲁达看时,只见郑屠挺在地上,口里只有出的气,没了入的气,动掸不得。鲁提辖假意道:“你这厮诈死,洒家再打!”只见面皮渐渐的变了。鲁达寻思道:“俺只指望痛打这厮一顿,不想三拳真个打死了他。洒家须吃官司,又没人送饭,不如及早撒开。”

拔步便走,回头指着郑屠尸道:“你诈死,洒家和你慢慢理会!”一头骂,一头大踏步去了。街坊邻居并郑屠的火家,谁敢向前来拦他。鲁提辖回到下处,急急卷了些衣服盘缠,细软银两,但是旧衣粗重都弃了;提了一条齐眉短棒,奔出南门,一道烟走了。

写鲁智深出家的诗词 鲁智深死后那首诗是什么意思啊 诗词歌曲 第4张

扩展资料:

水浒传创作背景:

北宋末年,宋江带领36人在水泊梁山的农民起义,以强烈的反抗意识和传奇色彩在民间广泛流传。宋金元时期,恰值说书、戏曲等通俗文艺逐渐发展到成熟阶段,于是有关宋江起义的故事经过艺术加工,编成话本和杂剧讲述和演唱。经过200多年的演进,施耐庵、罗贯中在广泛流传的民间故事、话本、戏曲的基础上,进行了综合性的再创造,写就了中国第一部长篇白话小说《水浒传》。[1]

《水浒传》反映出北宋末年的政治及社会乱相。书中处处可见官员行贿及压迫百姓之事实,表现出当时百姓有苦无处伸张的现象。当时宋江等众起而与当朝政府对抗,多少替百姓出了一口怨气。官逼民反是本书的中心思想,它清楚地告诉为政者,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。

鲁提辖拳打镇关西救助金氏父女,表现了他富有正义感、嫉恶如仇、慷慨豪爽、勇而有谋、粗中有细的性格.鲁提辖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的行为,表达了被压迫人民伸张正义的愿望.拳打镇关西也是他人生道路上的一个转折点,从此以后,他亡命江湖,最后被逼上梁山.这正是封建社会黑暗、恶人横行、好人遭殃的真实写照。

参考资料来源:百度百科-鲁提辖拳打镇关西

鲁智深的外貌

生得身长八尺、腰阔十围、面园耳大、鼻直口方,腮边一部络腮胡须,为人性如烈火,好打抱不平,因三拳打死镇关西,为避祸出走,后在五台山文殊院出家为僧,因背上刺有花绣,故此江湖上人送绰号“花和尚”。

鲁智深写过那些诗?

只有死前一首,起身自绿林,两只放火眼,一片杀人心,忽地随潮归去,果然无处跟寻。咄!解使满空飞白玉,能令大地作黄金。

1、鲁智深,小说《水浒传》中重要人物,梁山一百单八将之一,居13位。姓鲁名达,出家后法名智深,人称花和尚。鲁达本在渭州小种经略相公(种师中)手下当差,任经略府提辖。为救弱女子金翠莲,他三拳打死“镇关西”郑屠,被官府追捕。

2、逃亡途中,经赵员外介绍,鲁达到五台山文殊院落发为僧,智真长老说偈赐名曰:“灵光一点,价值千金。佛法广大,赐名智深。”智深在寺中难守佛门清规,大闹五台山,智真长老只得让他去投东京大相国寺,看守菜园,因将偷菜的泼皮踢进了粪池,倒拔垂杨柳,威名远扬。鲁智深在野猪林救了林冲,林冲发配,他一路护送,为此受到了高俅的迫害,上二龙山落草,后投奔水泊梁山,做了步兵头领。后在杭州六合寺圆寂。

3、且说后世为花和尚之评价“禅杖打开生死路,戒刀杀尽不平人,鲁智深山门醉打金身坏,俺是人间真菩提。”确实,称鲁智深真菩提不为过,只不过这个“真菩提”看起来凶了那么一点点,但也仅是看起来…… 一个五大三粗的和尚,背后还有纹身,不说见,想一想便端的吓人。但恰是人不可貌相的绝佳体现。在《鲁提辖拳打镇关西》里,我们就可以看出来他仗义疏财,好抱打不平的个性。

鲁智深出家的下句

鲁智深出家——无牵无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diei.com/scgj/4411.html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