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信息大全正文

故事:男孩嫌作家女友漆窗有失身份,被女孩反驳后一怒分手

D哥信息网 信息大全 2020-10-16 23:13:29 124 0

  故事:男孩嫌作家女友漆窗有失身份,被女孩反驳后一怒分手

  文/芨芨草

  那天,周阳和他的朋友来看林梦的时候,林梦正穿着旧牛仔服,半个身子吊在二楼的阳台外,用力漆着阳台的窗框。

  周阳在楼下叫着林梦的名字,林梦低头的时候帽子脱离了控制,飞向楼下,而林梦一头长长的头发就这样甩落在空间,自由的飞舞。丁言后来说,那一头瞬间如瀑布倾泻的长发,就这样如种子撒入他的心田,从此生根发芽。

  故事:男孩嫌作家女友漆窗有失身份,被女孩反驳后一怒分手  第1张

  【图片来自网络】

  林梦滑下阳台,脱掉手上的胶手套,下楼开门。周阳问林梦:“你在做什么?”

  林梦笑:“没事自己漆门窗呢。”

  “这位——”林梦看着周阳身后的人问

  “哦”,周阳回过神来,换上一付笑脸:“丁言,我的好朋友。”

  “你好!”林梦轻轻握住丁言伸出的手。丁言很抢眼,眉羽之间有一股英气逼人。

  端茶出来时,丁言说:“周阳常夸你的文章写得好,没想到你还有这手绝活(他指的是林梦漆窗子的事)。”林梦的脸上一热:“让你见笑了。”在心里暗暗埋怨周阳的多事。

  周阳坐在一旁,一声不吭,不象平时一样吱吱喳喳。林梦奇怪平时话最多的人怎么这会儿这么安静了!

  晚上,林梦和周阳约会时,周阳突然说:“你又不是没钱,干嘛自己去漆窗子?”

  林梦一愣:“你说什么?”

  周阳掉头看着江面上闪烁的灯火:“我一直对丁言说你是个作家,很淑女,可今天竟然让他看到你在漆窗子!”

  林梦终于明白周阳白天为什么闷闷不乐。林梦问他:“你觉得漆窗子很丢人吗?”

  “那不是你要做的工作,你的工作是写作……”周阳回避了林梦的问题。

  林梦很失望:“那我写作业余做什么?”周阳终于有些温柔地笑:“你可以听听音乐或者去逛逛商店呀——”

  “就是不能去漆门窗,是不是?”林梦忍耐地问。

  “我是为你好——”

  “是为了你的面子吧?”林梦终于忍无可忍,“我不认为你有必要为今天的事生气,我也不觉得我漆门窗会丢人。首先,我是人,是人就要实实在在的活,其次,我只是个写作的人,可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‘家’,写作的人更需要生活做底蕴,没有了生活素材,又有什么可写?不错,雇人漆门窗,这点钱我还有,可是,自己能做的事为什么一定要别人来做?”

  周阳目瞪口呆,不敢相信的看着林梦。是啊,从来,林梦不曾这么激动过!

  故事:男孩嫌作家女友漆窗有失身份,被女孩反驳后一怒分手  第2张

  【图片来自网络】

  这一夜,他们不欢而散。

  第二天,林梦打开电脑,就看到周阳给她发的一封邮件——

  我从来不知道,你发火的时候是这么可怕!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,但是我仍然不能接受。你是个要强的女孩,我也是个有自尊的男人,我不希望将来我们总是吵架,所以我想,我们还是分手吧,趁着还年轻……

  林梦把邮件看了十遍。第十遍的时候,林梦点击了删除键。泪潸然而下,一段恋情就这样结束了!很可惜,毕竟林梦付出过真心和真情,但不后悔,因为从来,林梦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,林梦不为别人而活!今天,在他们还未曾到可以互相约束的地步,他就想左右林梦的人生,那么以后的日子,林梦还有什么自由可言?

  林梦把电脑关了一个月。在这一个月里,林梦仍然油漆着林梦的门窗,然后把家里大扫除一遍,再把家具统统换了个位置,最后,自己去剪了头发,买几套新的衣服。一切从头开始。

  一个月,周阳没有消息。

  一天傍晚,林梦从外面回来,正开门,身后有车“吱”的一声停住了。是丁言,他自己开的车。

  林梦看着他,淡淡地笑,他静静地盯着林梦,没有说话,眼睛里有林梦不懂的深沉。

  在客厅里,丁言轻轻地说:“我出差了一个月,昨天刚回来。昨晚我和周阳打了一架。”林梦一震:“为什么?”

  丁言说:“因为他该揍!”林梦没有说话,懂了丁言的意思,这个时候,眼眶有些湿湿。虽然只是第二次见面,可是林梦知道他和周阳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。林梦知道。

  两个人互相沉默着。很久,丁言说:“凡心,一直想问你一句话——我,有机会吗?”

  林梦呆住了。一滴眼泪从颊上滑落,林梦缓缓地摇头。

  “你仍然忘不了周阳吗”丁言有些挫败地问。

  “忘记也是需要时间的,”林梦泪眼蒙胧,“暂时我不想考虑这方面的事情。”丁言松了一口气,说:“那你总不会拒绝一份普通的友谊吧?”

  “当然!”林梦带泪而笑。

  故事:男孩嫌作家女友漆窗有失身份,被女孩反驳后一怒分手  第3张

  【图片来自网络】

  日子平淡而宁静,林梦全身心投入写作。丁言每天给林梦打一个电话,很小心地说着最普通的问候,从不涉及情感的话题。林梦感激他的心思细腻,让自己可以有一个喘息的空间。

  周阳有了新的女友,一次偶然的机会在街头上碰到的。女孩很漂亮,很温顺的那种。林梦发现自己居然没有什么感觉,连一声“祝福你们”也说得极其真诚。倒是周阳,脸上有种说不出的尴尬。

  时间真是良药,最后的一丝疼痛也因着这次偶遇而消失得一干二净。

  半年后的一个秋夜,林梦和丁言坐在高高的双子塔上,欣赏着对岸辉煌的灯火。当入夜的气温转凉时,林梦把身子埋入丁言的怀中。丁言顿了一下,然后紧紧搂住林梦……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diei.com/xxdq/99527.html

评论